banner
合肥市电厂路救助管理站内
2020-08-24 00:0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感觉很累,跑了两年还是和之前一个样,时间都耽误在路上了。”方某说,“今年端午节,我没回家看父母,觉得没脸回去。 ”

不过,去年年初,方某来到合肥站求助时,拿到救助站提供的火车票,却没能再退到钱。“票据上戳上了求助字样,还打了圆孔,我用修改液啥的做了修复,还是退不掉。”得知合肥救助站开始严管退票把戏,方某只能硬着头皮坐上车。

当日14时许,救助站的喻师傅把方某劝走。临走前,这个24岁的小伙表示会找份工作踏实做。喻静 吴洋

“听别人说,跑站不但可以全国到处免费玩,还可赚钱。”方某说,“我前年开始跑站,“头一回,我在芜湖救助站得到去合肥的救助车票,我想法子把票退了,换成了20多元钱。”后来他瞄准省内的合肥、蚌埠、阜阳等地,去年出了省,山东、四川、广东等各省的救助站都有他的足迹。

“这就是专门的跑站者了,游手好闲,专门在各个城市的救助站跑来跑去,借口寻求救助,索要车票,去各地转悠。 ”救助站站长成正忠很无奈,“我们告诫过他多次,再来就不再救助,但他还是照样来。 ”

昨日12时许,合肥市电厂路救助管理站内,负责救助人员登记的喻师傅向记者翻出登记记录:“这个年轻人是救助站的熟脸了,他不是来求助的,是来跑站的。”记者看到,从5月12日至6月11日,一个月间,这名芜湖繁昌县的24岁小伙方某共来了6次合肥市救助站。方某说,“多来跑站,就是多去全国各地旅游。”

跑站生活,冷暖自知。方某坦言,说是去游玩,不如说是去混迹。“即便去了一个新地方,一两天的新鲜劲一过,身上没钱,又得求助当地的救助站离开。”方某说,“有时身上没钱,就在火车上找列车长要口饭吃。一些乘务员比较热心,会买剩的盒饭给我吃。”

有时方某登记时故意写错名字,工作人员问其原因,他会狡辩:“以前来的不是我,你们肯定记错了。”成正忠说,救助站原本是救助社会上真正弱势群体的,但现在却被一些跑站者钻了空子,“这样的问题在全国各个救助站都存在。 ”

蹭来蹭去没啥起色

一月来6趟救助站

“我来合肥救助站得有十几回了,我就是那种专门的跑站者。 ”面对记者,方某从口袋内掏出了一张泛黄的身份证明纸张:方某,1990年出生,繁昌县人。

靠“跑站”游山玩水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zdydn.cn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