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新型城镇化是以人为本的城镇化
2020-07-15 05:0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尽管阿新不太愿意提及村里集体土地出让后,村民们获得了哪些补偿,但言语间,丝丝自豪却不经意流露出来。站在一栋在建的高楼前,阿新特意告诉记者,“这里不错吧?据说是住宅区拆迁后,暂时安置我们的地方,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据悉,在前期开展服务探索后,现在桂城专事农村就业的ngo已经调整方向,主要是为职校学生提供量身定制的就业服务,包括改变就业观念、进行职业规划、推行校企合作等。而方向开始偏重职校学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:村里年纪更大的三四十左右的人就业观念根深蒂固,极难改变。

“快点快点,龙舟竞投开始了!”晚上九点多,从灯火通明的宝石西路拐到宝华村,夏北永胜村小组80后村民阿新连走带跑,直奔村口。

另一个朋友阿柱则感慨,村里和他一起长大的同龄人,绝大多数读到初中或是中专就辍学了,学历普遍偏低,基本都在佛山地区就业。“没学历没技能,在企业做工每个月挣两千多元,养家糊口都难。这周边引进的企业越是高端,恐怕越是没有适合我们的岗位。”

为解决本地青年就业问题,在桂城推出的系列举措中,已有所体现。桂城街道劳动、城乡统筹办等部门,给本地青年提供各种劳动技能培训讲座,引进社工机构为其提供服务。

值得关注的是,与南海向来交流频繁的江苏省江阴市新桥镇,在人的城镇化探索上,已走了很远。今年春天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任后首次调研,首站就选择了在新桥镇,专程考察小城镇规划建设和农业现代化。

“和上一代相比,我们这一代自己创业的,也少了。毕竟,创业需要资金更需要冒险的勇气,敢尝试的人并不多。另外,和父辈相比,现在创业的成本和门槛高了不少。”阿柱说,尽管如此,他还是决定要博一下,计划和朋友合开一家专业户外用品店。

产业驱动城镇化,这在新桥镇表现得尤为明显。镇内现有销售超百亿企业2家、上市公司3家,仅阳光和海澜之家两家企业就吸收了全镇90%以上的劳动人口。

“就业问题,其实从我们洗脚上田的时候就开始了。不再种地的农民,如果又不做生意,又没有一技之长,能做什么呢?”阿柱顿了顿,又笑着对阿新说,“如果以后我有了小孩,一定要让他接受好的教育,没学历文化低,将来会越来越难站住脚。”

为了让农民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,新桥镇提出“三个一”:解决一套安置房,统一配套服务中心大楼、社区广场、体艺场馆、商场、学校等公共服务设施,目前集中居住率达80%以上;铺好一条致富路,形成以就业创业收入为主体,保障收入、土地收益、合作社分红、置业收入为辅的多元收入体系;系上一根保险带,农村合作医疗保险、农民基本养老保险全覆盖,本地职工城保参保率达98%。(记者 周冬冬)

据悉,夏北永胜村部分集体用地卖出后,村中成年股东人均获得20万左右现金补偿。未来该村住宅片区拆迁后,村民们还将获得其它相应补偿,同时还有望享受未来高端物业带来的租金回报。桂城街道相关人士认为,夏北村民在由农村人向城市人转变的过程中,得到了居住、养老、医疗卫生、教育等多方面的保障,很大程度上共享了发展成果。

和珠三角地区很多地方一样,永胜村至今还保留着龙舟文化中不少传统习俗:村里的龙舟队第二天要上广州参加国际龙舟邀请赛,按规矩,龙头、龙尾、鼓手这三个位置,村民要通过竞投才能得到。村里男丁扒龙舟风气颇盛,在6月初的2013年“沥桂一体 美丽家园”龙舟赛中,永胜村夺冠,成为新晋的“沥桂龙王”。

村口大榕树的对面,就是夏北永胜村村委会。旁边的政务公开栏板块上,竖着一块大幅展板——“金融c区夏北片公共基础配套设施规划示意图”。

当日正是夏至。永胜村路口停满了各式小汽车,村口大榕树下路灯亮起,人声鼎沸,足足围了40多个村民。

紧邻着广东金融高新区的高楼,夏北村里保留着不少传统房屋。卢奕诚 摄

离开金融c区时,阿新坚持要带记者去看看自家的老屋所在地。城市夜色中,他指着远处一片灯火处,“看到了吗?我家就在那,旁边以后就是天河城。”

同时,五丫口水闸公园、乌隆涌公园等一批公园设施项目,以及永胜西路、五胜河南路等首批公园及规划路网建设,也将陆续启动建设。首批即将在夏北片区开工的公建项目,按计划要让夏北在产业、景观、城市形态等多方面“脱胎换骨”。

资料显示,新桥是江阴最小的镇,面积19.3平方公里,人口不到6万。但是这里却成为江阴乃至江苏城镇化的样本:农民上楼成为工人,集中居住率在80%以上。

1500米龙舟水道,让阿新很期待。阿新和村里不少80后都是扒龙舟的好手,可惜流经村里的河涌乌黑发臭,不太适合扒龙舟。“这两年端午节前后,我们常常看到叠滘村村民在千灯湖扒龙舟,那边景靓水也靓,我们羡慕得很,后来也去那扒过几次。没想到,以后我们家门口就有标准的龙舟水道,公园里还有龙舟观礼台。”

竞投结束,老友阿森和阿柱提议载阿新去保利水城附近食宵夜,“吹吹水”。驱车穿过忽明忽暗的村子,一拐上宝石西路,城市气息便扑面而来。“是不是有点穿越的感觉?”阿森调侃,“有时候我也弄不清,自己是个城里人,还是乡下仔。”

至2012年,当地80%以上的农民成为现代产业工人,全镇劳动就业率超98%,这契合李克强新型城镇化的构想。他反对人为“造城”,认为城镇化要有产业支撑:进城农民能就业创业,生活才会更安稳,城镇化才能扎实。

河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喻新安曾提出,新型城镇化,要注重质量和内涵的城镇化。目前中国城镇化率虽然超过50%,但城镇化质量不高,许多城镇千城一面,缺乏特色,有的文脉被割断,到处是没有生命的建筑堆积物。而金融c区建设指挥部有关人士曾向记者表示,“其实上至庙堂,下至江湖,大都希望金融c区能保留和凸显岭南文化,这也将是夏北片区城市化的一大特色”。

“外面很多人都认为,我们拿了拆迁补偿后,挥霍无度,生活很奢侈。事实是,有的村民的确会大手大脚乱花钱,但是我身边大多数人,仍然在谨慎过日子。”阿新说。

如今一个普遍被认可的观点是,新型城镇化是以人为本的城镇化。旧型城镇化的一个误区是见物不见人,兴城不兴业,城镇化似乎就是土地的硬化,就是新建筑的崛起,而人力资源则较少被制度关照。而新型城镇化,无论是经济增长还是社会发展,都要立足于让人完成城镇化。

采访中,一些村民向记者表示并不清楚村中被征地未来的用途,不过,父亲曾在村委会工作的阿新聊起金融c区的规划,却如数家珍,“万达广场、地铁金融城离开业已经不远了,听说要建千米商贸长廊。很多地产项目都进来了,包括中海千灯湖1号、招商依云天汇、创鸿千灯墅;我们这将来还要建夏北中心公园,建学校,搞环境改造,潜力很大。”

目前,阿新周围的朋友,一半都处于无业状态。“父辈们看到年轻一代无事可做,有时忍不住会批评我们,但也无可奈何。他们自己那一辈,不少人就是处于失业或半失业状态,平日里打理出租屋,开摩托载客,或是打零工,没有资源也没有能力帮助我们实现好的就业。”

近几年来,夏北永胜村每年人均分红约为9000元。阿新坦言,分红、房屋出租加上其它收入,这些年父母和他也有了些积蓄,可以在千灯湖商圈买一套中等价位的普通商品房。

“父母和我都不想通过买房来投资,一来入住那些楼盘的估计都是精英,人家开奔驰开宝马,假如我们在车库遇见,都不知聊什么。如果将来有回迁房,我们就可以和现在的邻居们住在一起,更亲切。另外买了房,就没有资金做自己的事业了。”但具体要做什么,阿新说已经想了很久,还找不到方向。

根据金融c区建设指挥部方面的消息,在c区夏北片中间位置,未来将会崛起投资约3000万元、占地约33亩的夏北中心公园。公园建设计划融入岭南文化元素,经过水环境改造的夏北永聚宝涌流经公园,并将成为金融c区1500米龙舟水道的起点。

在阿新看来,如果没有夏北这一片区的连片改造和整体规划建设,可能就不会有专门的龙舟水道。“将来这里全部拆迁后,龙舟可能是唯一能保留下来的农村风情了,这份记忆的确值得保留。”

两个月前,阿新辞去了在桂城一家台资企业的工作,现在无业。此前的工作月薪2000多块,阿新认为没有前途。“我每个月开车去上班,光是油费都要600多块,根本入不敷出。”他笑着指指旁边的朋友阿森说,“毕竟不是人人都像他那么好运,老爸开工厂,他可以直接过去帮忙打理生意。”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zdydn.cn 版权所有